living in a hologram with you
不会写文,不会画画,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极度自卑型选手,不建议关注(

记一个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长又很琐碎的梦,情节完整,事无巨细。醒过来的时候累死我了。

 

 

    内容大约是大天狗偷偷地喜欢荒川很长时间,可是他们一见面就冷嘲热讽针锋相对,还打架打得很凶,因为他们是敌人。后来大天狗发现荒川之主每年都有固定的某一天晚上不睡在荒川,而是像个人类僧侣一样睡在某座山上一个破庙里。没有护卫,没有结界,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炕上,炉子里跳动着微弱的火苗。

    大天狗就收敛妖气变成人类小男孩的模样,装作误入了这座庙,问他叔叔你不冷吗?

    奇怪,荒川会非常和颜悦色地跟这个小男孩讲话。荒川向他表明了自己妖怪的身份,问小男孩怕不怕,大天狗当然不怕。他们就这样聊到荒川闭上眼睛睡过去,大天狗在天亮之前悄悄地就走了。

    之后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天狗都会变成那个小男孩,到那个破庙里去,和自己的敌人度过一个夜晚。荒川告诉他自己很久以前的爱人是个人类,后来她老了,孤独地死在这座庙里,而自己作为一个呼风唤雨的大妖怪居然没能和她见上最后一面。这一天是她的忌日,荒川来到她死前躺着的地方,这样他就不会忘记自己犯下的错。荒川摸着大天狗的脑袋,说,你还小,应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一年又一年,小男孩变成了少年,少年又变成了青年。大天狗依旧年年都来,他们起先是聊天,一起在炕上取暖,后来有一天大天狗吻了荒川,荒川的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大天狗用手捂住,叫他闭嘴。他们在那个又冷又昏暗的地方做了。大天狗仍旧早早醒来,在荒川睁眼之前离开。

    他们保持着这种诡异的关系。在寒冷的秋夜里,大天狗变成青年的样子,推开那扇吱呀作响的破门,呵着冻红的双手。他钻进荒川的臂弯里亲吻他,做爱,然后在天亮之前溜走。

    那一年的破晓之前,大天狗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往炉子里添了块柴。他坐在床脚,看着火光在荒川的脸上跳动着,一点点地把那张肤色很冷的脸染上温暖的橘红。大天狗觉得很可笑又有点难过,他伪装成另外一个人接近荒川之主,和他做最亲密的事,可是荒川不知道那是他。大天狗追随着黑晴明和他的大义,再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大天狗起身想走,突然被人拉住了衣角,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就一阵天旋地转。

    刚刚还闭着眼睛熟睡的荒川突然支起身子把他压在床上,凑得那样近,鼻尖抵着鼻尖,睫毛蹭着睫毛。

    大天狗大人。荒川说。你知道吗?你睡着之后,翅膀会掉毛。

评论(12)
热度(60)

© 鹿取梦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