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作废了该取关取关吧

[恺楚]小酒窝

*含龙三衍生,很短的几个片段。让我们跟着恺撒一起走进啊不,走近楚子航
*奥义·xjb起名
*很难看!ooc预警!!!

――――――

 
>>>

    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发生在牛郎生涯落幕的那一天,化妆师围着迟到了一点的路明非打转,已经准备就绪的两位头牌被带到台阶旁候场。后台灯光昏暗,来来往往都是扛着话筒架、乐器和各种电线的工作人员,恺撒和楚子航不得不侧着身子紧靠墙壁方便他们进出。他们站得很近,手臂和手臂紧紧地贴在一起,侧身给抬着钢琴的人让路时楚子航略长的头发有几缕蹭在恺撒肩膀上,让他有点心猿意马。
  ...

[恺楚]九十八

*短摸,超级ooc预警!!!
*算双向暗恋吗……?被龙五搞得很憔悴所以乱写个甜的安慰一下自己,然而并没有爽到……

 
 
    楚子航眨眨眼。为了准备论文他对着笔记本电脑查了一整天的资料,这时候眼前有点模糊,但听到敲门声后还是立刻起身开了门。
    宿舍门口空无一人,楚子航微微低下头,上百朵玫瑰花被牛皮纸捆扎着,艳丽得像是尚未彻底凝固的血液,新鲜的露水在花瓣上滚动,折射着走廊里的阳光。楚子航俯身把那捧花抱起来,勉强腾出一只手翻开附赠的卡片。他干涩的双眼被下午的阳光刺激得有些发痛。
   ...

挖坟,我发现江南这个人真的挺一言难尽的……

无论江南怎么威逼利诱,老娘永远爱恺楚
爬到对家算我输

[恺楚]种种

 

 

*ooc预警,一大段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废话,让大家吃到了这样难吃又无聊的东西真的非常对不起……
*龙三衍生,由几个没什么意义的小片段组成,大部分关于噩梦以及驱赶噩梦,小部分关于源氏重工劫后余生的那个早晨。名字我乱取的,那首歌很好听,但与本文情境完全不符
*私设恺撒和诺诺没有恋爱关系
 

—————

“楚子航?楚子航,醒一醒。”

楚子航蓦地睁开眼睛。他的意识尚未从噩梦中完全挣脱出来,鼻尖仍旧弥漫着雨夜里冰冷潮湿的气味。

眼前一缕金色晃晃悠悠,楚子航蹙眉,神思渐渐回笼。一双钴蓝色的眼睛正上下打量着他,宿敌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楚子航疲倦地眨了眨眼,不着痕...

    洛基自始至终可能只是想要一种认同感。
    雷一里提到他一直生活在哥哥的阴影里,大家都只看得到雷神的光芒万丈,加上发现自己不是亲生的,洛基的心理就这么失衡了……为了寻求这种认同感他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然而复联一里对地球的强制性侵略并没有让别人认同他。
    雷二里他为锤哥挡了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却得到了一直想要的来自哥哥的认同。洛基排同人剧时的心理大概是这样的:我哥夸我了,美滋滋,不行我要让你们都知道他夸了我,哈哈哈哈哈!
    所以后来他决定帮助阿斯加德,和锤哥...

记一个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长又很琐碎的梦,情节完整,事无巨细。醒过来的时候累死我了。

 

 

    内容大约是大天狗偷偷地喜欢荒川很长时间,可是他们一见面就冷嘲热讽针锋相对,还打架打得很凶,因为他们是敌人。后来大天狗发现荒川之主每年都有固定的某一天晚上不睡在荒川,而是像个人类僧侣一样睡在某座山上一个破庙里。没有护卫,没有结界,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炕上,炉子里跳动着微弱的火苗。

    大天狗就收敛妖气变成人类小男孩的模样,装作误入了这座庙,问他叔叔...

[邦良]小因果

*文题和内容不甚相关,博君一笑
*ooc有,这个张子房的情商被我吃了
*含少量信云请注意避雷

  张良觉得刘邦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刘邦这小子最近有点问题。”
  韩信抄着赵云的作业乐不思蜀:“张良,你挺操心啊?我倒觉得他乖了不少,课上打盹少了,下课也不去勾搭小学妹了,没毛病。”
  “就是这样才不对劲。”张良皱起了眉头,用他几乎是负数的感情经历猜测着,“哎你说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良指出:“你看,他以前最喜欢的是红烧牛肉面,最近却每天都在吃香菇炖鸡面。”
  “……”韩信笔下一顿,看向张良的眼神复杂起来...

[锤基]线

*两三年前写的破东西了,随便看看吧……
*之前那个带图的格式看得人很心烦 强迫症决定重新发一遍
【预警:Loki摔下彩虹桥未生还】

  又一次地,他一个人离开了宴会的现场。
  Asgard的夏天闷热逼人,Thor灌了几口酒,斜靠在廊柱上。夜空清澈,微风习习,略微驱散了人群与声浪带来的不适。
  他毫无预兆地想起了Loki,在这种天气里他热得连门都懒得出。卧室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地上爬满冰凌,Loki成天躺着看书,像长在了床上似的,连饭都要Thor帮着带。有一回他出城打猎忘了时间,回家时Loki正缩在椅子里闹别扭,完全把他当做一个透明人。他正摸不着头脑,忽然看...

[Maplestory/佩露]

*废话多,ooc有,不想起名
*其实我也不会滑冰
*把自己齁死了,再见……卒

  露米诺斯真是恨透了自己这个决定。
  明明这么冷的天气是想窝在家里看书的,结果当埃文双手合十大叫“前辈拜托了”的时候,怎么就是没管住自己那张立刻答应下来的嘴。这会儿他瞧着埃文乐颠颠的背影暗自磨牙,这小子现在也学会套路了,下回切磋绝不让着他。
  这么想想是解气,问题是……
  冰镐这东西真的是用来穿的吗?!
  平日里总镇定自若的魔法师小心翼翼地扶着扶手,试图往前挪动一小步,可冰面上小得吓人的摩擦力立刻吓得他心下一空,又死死地攥住了扶手。
  自尊心让他羞于承认“我...

2 / 4

© 烧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