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傻白甜的(苍白的辩解)
id=逻辑
这里是写文放屁的地方
wb@洛基的逻辑
谢谢你来

狗子新皮肤真的太鸡儿好看!!!!!!网易亲儿子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但是我还是没有狗子 微笑

记一个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长又很琐碎的梦,情节完整,事无巨细。醒过来的时候累死我了。

 

 

    内容大约是大天狗偷偷地喜欢荒川很长时间,可是他们一见面就冷嘲热讽针锋相对,还打架打得很凶,因为他们是敌人。后来大天狗发现荒川之主每年都有固定的某一天晚上不睡在荒川,而是像个人类僧侣一样睡在某座山上一个破庙里。没有护卫,没有结界,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炕上,炉子里跳动着微弱的火苗。

    大天狗就收敛妖气变成人类小男孩的模样,装作误入了这座庙,问他叔叔...

[邦良]小因果

*文题和内容不甚相关,博君一笑
*ooc有,这个张子房的情商被我吃了
*含少量信云请注意避雷

张良觉得刘邦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刘邦这小子最近有点问题。”
  韩信抄着赵云的作业乐不思蜀:“张良,你挺操心啊?我倒觉得他乖了不少,课上打盹少了,下课也不去勾搭小学妹了,没毛病。”
  “就是这样才不对劲。”张良皱起了眉头,用他几乎是负数的感情经历猜测着,“哎你说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良指出:“你看,他以前最喜欢的是红烧牛肉面,最近却每天都在吃香菇炖鸡面。”
  “……”韩信笔下一顿,看向张良的眼神复杂起...

[锤基]线

*之前那个带图的格式看得人很心烦 强迫症决定重新发一遍
【预警:Loki摔下彩虹桥未生还】

  又一次地,他一个人离开了宴会的现场。
  Asgard的夏天闷热逼人,Thor灌了几口酒,斜靠在廊柱上。夜空清澈,微风习习,略微驱散了人群与声浪带来的不适。
  他毫无预兆地想起了Loki,在这种天气里他热得连门都懒得出。卧室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地上爬满冰凌,Loki成天躺着看书,像长在了床上似的,连饭都要Thor帮着带。有一回他出城打猎忘了时间,回家时Loki正缩在椅子里闹别扭,完全把他当做一个透明人。他正摸不着头脑,忽然看见桌上摆着一份动也没动过的晚餐,来自母亲Frigga...

[Maplestory/佩露]

*废话多,ooc有,不想起名
*其实我也不会滑冰
*把自己齁死了,再见……卒

  露米诺斯真是恨透了自己这个决定。
  明明这么冷的天气是想窝在家里看书的,结果当埃文双手合十大叫“前辈拜托了”的时候,怎么就是没管住自己那张立刻答应下来的嘴。这会儿他瞧着埃文乐颠颠的背影暗自磨牙,这小子现在也学会套路了,下回切磋绝不让着他。
  这么想想是解气,问题是……
  冰镐这东西真的是用来穿的吗?!
  平日里总镇定自若的魔法师小心翼翼地扶着扶手,试图往前挪动一小步,可冰面上小得吓人的摩擦力立刻吓得他心下一空,又死死地攥住了扶手。
  自尊心让他羞于承认“我...

官方的贺图太可怕了
乍一看我完全误会了!!!
现在一直盯着傻笑可能是完了吧
私心佩露tag

[邦良]

*咸鱼太久,我反省……主要是因为在胡乱爬墙
*小短打复健……

  “陛下不必送这么远的。”
  真是难得的好天气,风徐徐拂过,整座城的风铃都响了起来。
  “无妨。”身旁的人说,“天这么晴,总闷着也是个浪费。”
  我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觉得事情真是有趣——明明马上就要说再见了,我和他却都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清晨醒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他竟会在那里等着我。
  “子房!”他喊住我。为了不被旁人认出而带上的、有些奇怪的斗笠抬起来,露出一双我很熟悉的眼睛。“别忙着走,朕……我送你一程吧。”

  我们并肩行走在熙熙攘攘...

必须发点什么来表达现在的心情。仰躺在床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什么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就是
这两个人永远是我心头的白月光

天呢我们良良上国产榜前十了!!!兴奋啊

论刘邦内裤的颜色与款式

唠唠君主的基佬紫,但是是邦良来的

 

  刘邦真的很喜欢紫色。

  韩信会时不时吐槽他的品味,什么千奇百怪的损话都想出来了,像是“肯定是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或者“今天又是紫色波点的内裤吗刘老四”。

  刘邦追着他暴打,两个人满训练营地蹦来蹦去,一路摧毁各种训练设施,萧何计算着维修成本,恨得牙痒痒。

  每回都是张良从他深奥的书籍中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扔一堵墙。奇了怪了,张良放墙虽然准,这样随意的投掷也未必次次都能命中,却每次都能让这俩混蛋乖乖地闭嘴。

  萧何痛心疾首地教...

1 / 3

© 鹿取梦貘 | Powered by LOFTER